铁书网 > 戏闹初唐 > 第二六二零章

第二六二零章

内容首发 尽在铁书网 www.tieshuw.com

    “啊,好帅,真是那么帅,就连吹哨子,也那么的帅,二妹没有骗我!”

    一边,几个女子,正捧着心,看着总管在训人呢,为啥训人,听听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“吱吱吱,嘟嘟嘟,吱吱吱吱,嘟嘟嘟嘟嘟!”

    这是训人,不是在吹哨子么,自然了,这吹哨子,也是在训人,是在训斥上面的那个塔吊驾驶员。

    意思是,你干什么的,竟然达不到平时的水平,怎么,被一些外来人给迷花了眼了,这外来的人,是你能够想的,我都不敢想呢。

    额,也就是在哨音里面才能这么的说出来,要不然,他可不会说的,而且,这哨子,还没有回应的,是的,塔吊驾驶员,也有哨子的,是联络地面用的哨子,可,在总管训斥他的时候,他是不能回嘴的,不过,却是在偷笑。

    这个总管啊,算是被这些外来的妹子给缠住了,嘻嘻,哈哈,嗬嗬。

    “吱吱吱,吱吱吱!”

    你在干什么,蠢货,这么重要的岗位,不相干,有很多人等着呢!

    好吧,又挨训了,不过,这次,真不是他的错,虽然,他偷笑了,这是下面的挂钩的错,嗯,挂钩的也听明白那哨音了,不是么。

    “吱吱吱,吱吱吱,嘟嘟!”

    还有你,不要以为我没有注意到你,好好挂你的勾,你不知道你这个工作有多么重要么。

    反正,在他的嘴里,谁都重要。

    “还有你,绑钢筋的,怎么绑的,重来。”

    “吱……”

    那边,你在干啥呢,没有见过人还是怎么着,也不知道郎君是怎么想的,竟然安排人来参观这个工地的建筑,不知道很危险么。

    “危险么,真的危险么?”

    一边,巡视员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还成,人们都在安全线之外,自己好好注意一些,一旦有人进入安全范围,不要给脸,直接赶出去,就是打出去都成,这里总归是工地,不是参观的地方,能让他们参观,就已经不错了,还违反我们的纪律,那可是不成的。”

    嗯,这巡视员,也是安全员,是总巡视员,这么一个名称,是代替杨乔,牛宝宝出来的,就是说,这里,只要是工地,他都能够巡视的,不过,大桥那边并不是,那是单独的工程工地,在宝儿的负责之下,杨乔并没有让宝儿把这个工程并进来的,也不想。

    “巡视员,你说,她们为啥在这么看着我?”

    这总管有些脸红了。

    “按照郎君的说法就是,她们是你的小迷妹了,就是说,喜欢看你的动作,不过,可不是你想的那种喜欢奥,就是追星的那种,那个,我也不是很明白,这个,需要问二姑奶奶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,有什么好看的?”

    “你,额,你自己看不到,在外人看来,你就跟一个将军一般,在指挥打仗,甚至,比指挥打仗还有型呢,你说,是不是应该有小迷妹了。哈哈,哈哈,好了,不给你解惑了,我嫉妒了。”

    “夫君,怪不得这个总管有小迷妹,这标准的一个将军的形象么,看着外形,看他的动作,干脆利落,还有他说话,那是铿锵有力。”

    一边,牛宝宝拿着集音器,看着望远镜,在观察,为什么会有小迷妹呢,结果,她都要给那个总管迷了的。

    “他,你给训练过么?”

    “没有,这是买来的下人,以前是当过校尉的,而且当的不错,要不然,你以为呢,什么人都能够招小迷妹啊,可惜了,就是运气差了一些,可是,再一想,还不差,这不,遇上我们家了么。”

    是的,他改运了,在历史上,杨乔可是没有见过这个人,就是说,泯然众人矣,或者,早就没有了,而此时呢,当一个总管,或许以后还有大的前途可用呢。

    是的,杨乔到了,改变了很多人的命运,自然,有的是改好了,而有的呢,则是改差了,那个,还有改差了的。

    嗯,前面好久了,那个跟杨乔拳头对拳头的那个对手,此时已经算是泯然众人矣了,为啥,嗯,长安城里一酒鬼。

    “我,是最厉害的,你说,我是不是最厉害的。”

    幸好,杨家有发明酒瓶,这不,他正拎着酒瓶,在街上打醉拳呢,那个,本来,他的主子还想用他,可是,因为想不通,结果,这日子越过越不好,这不,就到了这个地步了,装疯卖傻,没办法,不装,日子更加的不好过了,也不知怎么收尾。

    “唉!”

    看着没人,往一个桥底下的墩子上一躺,叹了一口气,见周公去吧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你是阵风还是假傻,我跟你说啊,你呢,如果想有出息,最好是去投奔你的敌人去,在这里,你是没有前途可想了,话就到这里,以后,我再也不想见到你了,你让我恶心,就是败了一次,竟然这个样子了。”

    此人,还是有关好友的,可是,他会投奔杨乔么?

    “投奔杨乔,我的敌人,我会放下面子么。”

    啊呸,不知什么时候,头顶的桥上,落下来一个老鼠屎,正好掉在他的嘴巴里,那个,木头的桥梁么,自然,到处都会有些地雷的。

    自然了,杨乔是不会关心这个的,那个,就是他的人,也不会关心这个的,怎么汇报,郎君,你记得被你打残了的那个人么,都疯了,疯了,有什么好汇报的,所以么,没有人关注的了,是的,无论是谁,都不会关注他的,只有他的那一个朋友,还算是不错,给他出了一个主意,确实,如果他真的投靠杨乔的话,杨乔还真缺这么一个门面,生活要有仪式感,所以,来一个门面,也是可以的,嗯,他也知道,所以,他并没有听朋友的,而是在不知什么时候,从长安城丢失了,也许在不久的将来,会在某一个战场上出现,或许,这又是另一端故事了。

    “夫君,你这画,好漂亮,这都没有挖出来,你就给画出来了,尤其是这个画面,怎么看,怎么感觉不是那么协调,可是,怎么看,怎么又感觉到舒服,你说,这是为什么呢。”

    额啥东西,看着不协调,人,老牛,水田,栽稻的人,是的,想吧,这些人,或者物,能一起出现么,还真就一起出现了,而出现之后,还不错,看起来不错,相当的耐人思考。

    “这个芽,说是画的这里,又不是这里,我呢,是准备有用的,用在合适的地方,那就是一个协调的画面了,用不到合适的地方,就是不协调了,你说呢,不过,你猜,我准备把他用在哪里?”

    嗯,让伦家猜猜,用在哪里呢,这种画面,自然不是我们家用的了,我的公主府,有可能,不过,伦家可没有用的地方,所以,公主府除外,那么,陛下,陛下有用么,嗯,还真的有用,夫君,你说,会不会是给陛下画的呢、

    牛宝宝突然兴奋了起来,那个,猜对了,她是自认为的。

    “嗯,猜对了,可惜,没有奖励,来,亲一个,好吧,你害羞,那就没有奖励了,继续猜猜,给陛下,要用在哪里呢?”

    “什么,姐夫给朕画了一幅画,难得啊,朕都不敢跟姐夫张嘴呢,就怕他不给,这次,怎么这么主动,是什么内容,稻田啊,正合适给朕来用的,不过,到底要用在什么地方呢,而且还不很快给朕送来,什么,是要先给朕看看的,那就看看好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