铁书网 > 神医魔后 > 第794章 一把又一把的狗粮

第794章 一把又一把的狗粮

内容首发 尽在铁书网 www.tieshuw.com

    夜清瞳一边掀车帘子下车一边说:“是我是我,夜二小姐。你们家王爷在家吗?”

    仁王府的侍卫对于夜清瞳的造访却是一点都不意外,毕竟二少爷在京里的时候,不管是夜家二小姐还是五小姐,都跟着一起来过,而且来过很多回。

    这是主子间的事,他们无需知道来了是为了干什么,只要知道自家王爷并不排斥夜家人,甚至还跟夜家人关系很好就是了。

    这会儿见夜家二小姐自己来了,赶紧就把人往里请,一边请一边说:“王爷在家呢,二小姐快请进。二小姐要在这边用午膳吗?要的话咱们这就叫人跟厨房说,让他们准备着。”

    夜清瞳摆摆手,“不在这儿吃,谢谢你们啦,快叫个人带我去见三殿下。”

    自有府里的管事太监带着她往权青允的书房去,还跟她说:“王爷刚从宫里回来,二小姐再早到一会儿可能都见不着王爷呢!不知二小姐此番前来可是有了二少爷的消息?”

    夜清瞳撇撇嘴,“怎么着,如果我说没有我二哥的消息,你们仁王府就不欢迎我了?”

    “二小姐说的哪里话,不管有没有消息,仁王府自然都是欢迎您的。就是二少爷走了快三个月了,也没个消息传回来,王爷一直惦记着。”

    夜清瞳心中感叹,自己上辈子活的确实是太失败了,连三殿下都知道惦记她二哥,她那个所谓的心上人却从来都没惦记过她。合着她为了那劳什子爱情送了性命,最后却连两个男的都不如,这特么想想都叫人伤心。

    见夜清瞳不说话,那太监也不再问了,只是心里猜测着可别是二少爷有什么不好的消息啊,他们家王爷看着是个汉子,可一旦夜二少有个什么三长两短,他绝对是那种能立马跟着抹脖子的主儿。夜二少没了,他家王爷一天都不带多活的。

    管事太监在心里默默地念叨了一路,终于把夜清瞳给送进了权青允的书房。

    夜清瞳借尸还魂这个事,权青允还是知道了。不是自己查的,而是夜清瞳主动说的。

    他们这些人被夜温言选中,并留下来帮着皇上巩固皇位,她觉得这是一种无上的荣耀,也是一件很激动人心的事情。她这辈子也没有干过这么大的事,更没有加入过这样一个特殊的团队。她觉得全身上下都有一种使命感,但同时也总觉得心虚。

    所以后来寻了个机会,就把自己的事儿跟“团队”里的人都说了一下,也算是互相交心,今后大家能够更好地相处,更加地信任彼此。

    打那以后,有很长一段日子,权青允都不知道应该跟她叫夜二小姐还是夜四小姐。

    好在她给自己改好了夜清瞳这个名字,这才不至于太尴尬。

    书房到了,隐约还能听到权青允正在说话,好像是在问什么人有没有收到二少爷的消息。

    夜清瞳说:“是不是王爷在里面议事啊?那我就寻个地方等等。”

    那太监说:“不是议事,应该是平阳小哥在里头呢!奴才给您通传一声。”然后就听到他冲着房门喊了一声,“夜二小姐到!”

    里头说话的声音止住了,过了一会儿就见房门打开,果然是平阳在里头。

    “二小姐来了?”平阳先是一愣,随即就问了句,“可是二少爷那头有消息,来传话的?”

    夜清瞳心塞塞的,跟着来的香冬心也塞塞的。

    这仁王府的人是有病吧!打从她进了府门就被问有没有她二哥的消息,合着她来不来的根本没人在意,他们在意的就只有一个夜飞舟?

    于是她笑笑,给了平阳一个特别失望的回答:“没有!”

    平阳就想说没有二少爷的消息你来干啥?害我白高兴一场。但到底还是没说出来,只送了她一声叹息,然后把人请进去了。

    夜清瞳带着香冬进了屋,平阳就退了出来,临关门前还说了句:“既然没有二少爷的消息,想来二小姐也在府上待不了多久,咱们就不备午膳了。”

    夜清瞳气得肝儿疼。

    权青允起初听说夜二小姐来了,也以为是来给自己送信儿的,这会儿听说并没有夜飞舟的信儿,心里的期望值也低了许多,只能勉强招呼一声:“二小姐来了!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夜清瞳“嘿嘿”一笑,也不先说自己的事,只问权青允:“你说我二哥这一去,会不会再也不回来了?我倒也不是说他可能会有什么危险,我只是想着,他长得那么好看,该不会被哪个山头儿的大王抢去做压寨相公吧?又或者他跟着我们家四妹妹去苏原国,到那儿就被哪个公主郡主的看上了?也有可能苏原国君见着他也能相中了呢?”

    权青允初听话头时想打死她,后来听着听着就听出点信息来:“你二哥去了苏原?”

    “咦?这你都不知道?这已经是很久以前的消息了,这会儿估摸着他们已经到了苏原好些日子了。三殿下,飞鹰传书什么的,你这府上没收到?”

    权青允握拳再握拳,该死的,他真不该把夜飞舟自己放出去,当初就应该跟着一起去的。这人真就跟纸鸢似的,一撒手就没了啊!瞧瞧,知道给家里飞鹰传书,说自己去了苏原。他这儿呢?他这儿屁个消息都没有,他一天天就跟个傻子似的猜他到底在哪里,到底在干什么。人家可倒好,把家里人都知会得明明白白,偏偏把他给忘了。

    权青允真是要气死了,心里头不停地咆哮:图什么?我到底图什么?

    可要真让他什么都不图了,就彻底把纸鸢的线给剪断了,那他也定是舍不得的。

    这番内心挣扎看在夜清瞳眼里,她就觉得这位三殿下可真有意思。以前怎么没发现这人这么有意思呢?嗯,可能是以前她那二叔二婶一家太招人烦了,所以她也不愿意搭理二房那些糟烂事。何况她二哥以前还没出师,也不回家啊!

    “三殿下,我二哥可能也是把你给忘了。下次,我猜他下次再传书回来一定能记得你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权青允更生气了,气得鼓鼓的。

    不过很快也就冷静了下来,他觉得夜飞舟不可能不给他传消息的,他俩又没有吵架,他也没有得罪夜飞舟,为啥出远门不给他个信儿?所以这肯定是两种情况,一种是怕是飞鹰放出来被人劫了去,走露风声。所以就只给夜家传一个信,想的是夜家人收到了消息肯定也能告诉他,却偏偏夜家这帮小王八犊子什么也没跟他说。

    还有一种就是,飞鹰原本是放了两只的,可惜有一只被人劫了。

    他这么一想立即就冒了冷汗,当下也顾不得有一半可能是夜家人忘了告诉他,就觉得肯定是让人给劫了鹰,那么夜飞舟去苏原的消息就走露了,他可就危险了。

    权青允走到门口,开门吩咐守在外头的平阳:“派人去苏原与二少爷会合,务必保二少爷平安。”说完又想了想,再道,“也不要去太多人,就六名精卫吧!到了地方他们自会有法子跟二少爷会合。你就跟他们说,如果二少爷在苏原有个什么闪失,他们也不用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平阳领了命走了,夜清瞳就觉得今日突发其想到仁王府来,真的不是个好主意。她拉着香冬说:“虽然今儿早膳用得少,但也用不着将一把又一把的狗粮按着头往我嘴里塞啊!”

    香冬不解,“什么叫狗粮?狗还有专门的粮食?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夜清瞳干笑两声,“这你就不懂了吧!夜温言教我的,此狗非彼狗,而是指没有相好的单身狗。就比如说你,还有我,咱俩都是单身狗。唉,罢了罢了,跟你说你也不懂,等言儿回来我得同她说说,得给你们扫扫盲,跟了她这么久还是什么都不懂,没劲。”

    她说了一通,然后放过香冬,又去折磨权青允:“够了没有?能不能给至今单身的我留条活路?你觉得在我这种苦命女子跟前这么秀恩爱,真的好吗?”

    权青允让她给说了个大红脸,“胡扯什么呢?哪来的恩爱?行了,你找本王有何事?”

    夜清瞳笑嘻嘻地说:“想求三殿下点事。”她说着话,人就往前凑了凑,吓得权青允赶紧退后,就像她能吃人似的,甚至还伸手推了她一下。

    直觉告诉权青允,这姑娘准没有什么好事,可他也不能直接就拒绝,便道:“你说说看。”

    就听夜清瞳说:“听闻皇上把夜家军拨了一部分到三殿下麾下,且还都是我祖父带出来的那些良将,不知如今这支队伍在何处练兵啊?”

    她所谓的夜家军,就是从前夜老将军和夜大将军带出来的将士。自从夜家交了兵权之后,这部分人就被打散分派到其他将军手里了。后来先帝驾崩,兵权又有一大半落到摄政王手里,夜家军也不再由夜家人说了算,渐渐地便再成不了气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