铁书网 > 春回大明朝 > 第一一三章 招核,又见招核

第一一三章 招核,又见招核

内容首发 尽在铁书网 www.tieshuw.com

    倒霉的定国公徐文璧成了这场京城之变的背锅者。

    他不背锅谁背锅?

    杨丰没准备和朝臣集团真正开战……

    后者并没有输,京城的混战只是开始,最多算他们暂时失利,但他们背后还有整个帝国。

    皇帝在杨丰手中也没用。

    只有皇帝是皇帝时候,他才是挟天子以令诸侯,而一旦皇帝不是皇帝了,他只能是个逆贼,衮衮诸公们逼急了就在外面换个新的,既然他们已经在请潞王北上那就意味着他们已经准备这么干了,大明朝又不是没有过这样例子,当年于谦可以这样做,为什么他们不能。

    然后继续讨逆。

    他们后面有整个帝国,无非就是继续调兵呗!

    甚至就算再失败也无所谓,大不了去南京,那里又不是没有朝廷,六部什么的都齐全,随时可以过去,然后继续调兵和杨丰鏖战。

    那时候大明才是真正的乱了,无数野心家将趁机崛起,地方藩镇割据,土司造反,甚至野猪皮也一样会趁机起兵,倭国很快也将重新开战,最后大明进入真正的乱世纷争。而北方将失去南方的粮食供应,最终陷入不可避免的饥荒,这个问题是无解的,就算杨丰能够迅速完成顺天一带的土改也没用,因为后面的宣大冀东甚至辽东全都不能自给。

    全靠南方的粮食。

    最终大明的乱世提前几十年上演。

    当然,朝臣集团也不想出现这样的情况,因为一旦进入这种真正乱世,他们才是命不如狗的。

    他们的权势依赖秩序。

    他们才最不想出现这种秩序崩溃的乱世。

    现在他们顶多是在杨丰面前吃了点亏,但真正进入乱世,他们这样的就只能给所有武将当狗了,五代的武将可是要他们欲做官先自切的,他们最不想出现这样的乱世,那么现在杨丰愿意给出台阶,他们当然也愿意下,输一局不重要,只要没掀了桌子以后继续玩呗!

    但这样就需要一个背锅的了。

    毕竟都在皇城开战了,总得给天下一个解释。

    最终这场京城之变得到了全新的解释,就是以定国公为首的部分勋贵,仍旧对之前的募捐心怀怨恨,之前鼓动衮衮诸公们堵承天门的就是他们,但堵承天门的行为,遭到皇帝陛下严惩以至于失败。失败之后的他们还不甘心,正好兵部尚书叶梦熊带着麻贵等人奉调进京,于是定国公等人就去哄骗叶梦熊,说杨大帅挟持皇帝屠杀群臣。

    叶梦熊和麻贵没有仔细调查,出于忠心一时冲动攻入京城。

    最终酿成喋血皇城的悲剧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在这些天里,大家编故事的本事都见长啊!

    最终结果就是定国公徐文璧赐自尽,他儿子之前已经在混战中死了,但他孙子徐希皋依旧继承爵位。

    定国公的爵位当然不能废。

    因为这场混战造成数千无辜百姓和士兵伤亡,另外还有民间财物受损,尤其是皇城的混战造成不少宫殿受损,皇帝陛下震怒,责成包括定国公府在内所有卷入的勋贵们赔偿,最终杨大帅亲自核验总数五百万两。

    必须得赔偿。

    不赔偿就是下诏狱吧!

    可怜刚刚出过一次血的勋贵们,不得不再次出血。

    第二天下午。

    皇极殿。

    “陛下,这是各家勋贵赔偿的数目。”

    杨丰拿着账簿给万历。

    “这才半天他们就拿出了?”

    皇帝陛下愕然道。

    在得知阁老们之前已经请他弟弟进京后,他现在和杨丰之间的关系反而越发融洽了。

    “陛下,很显然各位勋贵之家都有钱,五百万对他们来说不算困难,定国公府中拿的最多,但三十万两也只是一个时辰而已。”

    杨丰说道。

    皇帝陛下深吸一口气……

    话说也就是现在人多不方便,要是没人估计他就该骂娘了。

    要知道杨丰之前已经从这几十家搜刮八百万了,那次就已经让他对勋贵们的财富感到震惊了,现在居然刚过了两天,又随随便便拿出五百万,两次加起来一千三百万啊,大明一年所有岁入加起来都没这么多,合着家里全都守着金山银山啊!

    “朕是不是很蠢?”

    他带着忧伤说道。

    “陛下,这也不是您一个人的责任,真要算起来除了太祖,其他诸位先帝都有责任,就是成祖也一样,勋贵们捞钱是必然,既然赐了他们铁券,那就是要他们与国同休的。可是他们拿了钱就应该有拿了钱的样子,一边是捞钱,一边却不能辅翼陛下,与文臣同流合污,一起哄骗对付陛下,那这就不应该了。”

    杨丰说道。

    “若京城勋贵如此,那南都勋贵想来是有过之而无不及!”

    万历缓缓说道。

    杨丰笑着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皇帝陛下没有再说什么,只是微微叹了口气,然后看着走进来的文臣武将们……

    不过不是全部。

    文臣就是内阁诸位阁老,都察院都御史们,六部尚书侍郎们,大理寺卿,通政使,此外还有小九卿们,也就是太常寺之类,武将理论上应该是都督们,但实际上五军都督府就是那些勋贵掌管。之前的后军都督府掌府事就是徐文璧,右军都督府掌府事是恭顺侯,中军都督府掌府事是崇信伯,但他们现在没必要参加了,所以武将实际上就是在京的几个总兵们。

    他们才是掌握实权的。

    文臣武将们难得在皇极殿朝拜一下皇帝,礼仪过后分列两旁,而杨都督则站在万历身旁。

    另一边是田义和孙暹。

    “赐座!”

    万历缓缓说道。

    小太监们赶紧抱来一个个凳子,另外还有人抬来长桌子,分别给文臣武将们摆上,很快两排桌子就在皇极殿内摆好了,万历在御座上端坐,一个招核范十足的御前会场就这样完成。

    “陛下,臣等不胜惶恐。”

    赵志皋赶紧惶恐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都坐下吧,你们要谈的东西多着,一直站着也受不了,更何况还有些需要动笔的。”

    万历说道。

    群臣们这才谢恩,然后纷纷入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