铁书网 > 大君凶猛 > 082围杀

082围杀

内容首发 尽在铁书网 www.tieshuw.com

    风雪吹了一夜,天色一直是阴沉沉的,宁不器醒来的时候,怀中依旧搂着阿离,邱月娥在他的身后紧贴。

    起身时,阿离醒来,她也跟着穿衣,一身黑色的劲装,绷着圆鼓鼓的臀儿,腿儿修长,看起来自有几分少女的朝气。

    挂好刺囊,阿离跟着宁不器走了出去,雪还在下着,只是宁不器已经安排好了,五十六名官员交给了应无卫处理,太湖楼的七十六人却是只能自己动手。

    陆飞已经回来了,林宝珠和兰翠搬到铺子里之后,他就不用再保护她们了,这一次的任务就由他来领队。

    一千名王府亲兵站在风雪中,身上都穿着铁鳞甲,有人持斧,有人持枪,陆飞的亲卫武器很杂,有刀有剑,东升混在人群中,他拎着一把长戟。

    “陆飞,记得昨晚我和你说过的,一个人也不要放过,能擒就擒,擒不下就杀了。”宁不器喝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王爷放心,我们这就出发!”陆飞行了一礼,对着身后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一群人转身就走,脚步音却是并不重,行令禁止,渐渐远去,宁不器看了看身边的阿离,再看了看安虎,也低声道:“我们也走!”

    回水河畔,宁不器上了一艘船,这就是一般普通的画舫,不算大,船上已经有五十多人了,星语站在人群之前,对着他行了一礼。

    “殿下,我让人盯了一个晚上,那七十六人中已经有十六人离开了聚集地,刚才奴家和陆飞将军说了一声,他已经分兵了,我们现在要去聚集地吗?”

    星语轻轻说道,她穿着一身紫色长裙,一双绣花鞋在裙摆下方若隐若现,身形起伏着。

    阿离盯着星语,目光中带着戒备,这个女人虽说不如楼子初和赵学尔那么漂亮,但却也仅弱了一线,更何况她的身段太女人了,这让阿离不由自主生出了几分敌意。

    宁不器点了点头,星语安排画舫向前行驶着。

    回水河的下游位于外城区,在接近郊外的地方,这里有一大片的贫民区,这段回水河颜色也要深一些,所有人在这里洗着种种东西,河水自然难以保持清澈。

    低矮的房子布满了河岸,时不时传来一阵阵的犬吠音,许多屋子的烟囱之中不断升腾着烟气,将落下的飞雪融化。

    画舫到的时候,喊杀音不绝于耳,陆飞站在河岸处的一道围墙上,手中持剑,骆东则是带着人正在攻打一座庄子。

    李清平被陆飞派出去追踪离开的十六人了,暂时不在这里,庄子中的箭飞射着,压制着骆东一行,但士兵们却是围得水泄不通,庄子里的人也逃不掉。

    骆东左手持盾,右手持斧,大喝了一声:“右营的兄弟来一百人跟着我闯!他们只有几十个人,箭也持续不了多久。

    余下来的兄弟注意接应,用飞石砸过去,千万别用箭,你们连箭都没有摸过,很容易伤了自己人!”

    借着风雪,骆东的声音传出去很远,一百名士兵迅速站到他的身侧,个个左手持盾,右手持斧。

    陆飞扭头看了一眼身后的亲兵道:“你带一百人过去,以弩箭压制,王爷已经到了,就在后面,别让王爷失望!”

    “将军放心,太湖楼的这群杂碎用的都是木箭,没什么威力。”一名士兵大声道。

    陆飞喝了一声:“这是木羽箭,射程极远,中者必死,一定要小心一些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骆东已经向前冲去了,他用的盾是真正的厚盾,泡过水的藤条编在了木头上,边缘处还包着一圈铁皮。

    箭就算是射穿了藤条也容易被卡住,所以这样的盾更加实用一些,骆东的身体撞到了庄子的大门之上。

    庄子不大,但门却是很厚重,这一撞竟然没有撞开,骆东的身体晃了晃,墙头处一阵的箭雨飞来,他的身子一缩,直接缩到了巨盾之后,盾面上已经布满了箭羽。

    陆飞的亲兵开始压制了,以弩箭压制,墙头处倒下了五六人,余下来的人缩起了头,右营的士兵们同时开始扔石子了。

    这群汉子平时没有练习过射箭,但扔石子还是很有准头的,一块块石头砸在墙头上,飞石乱溅。

    骆东大喝了一声,手中的巨斧挥起,砍到了门上,竟然嵌入了木门之中。

    画舫上,宁不器看到这一幕,微微眯了眯眼睛,星语轻轻道:“王爷,这是蒙国的铁木,极是坚硬,刚才骆营将的斧劈得很深,所以这扇门应当用了三层铁木。”

    宁不器的心中一动,他又想起了云香阁,刚才太湖楼的人射出来的木羽箭他也看到了,用的都是一些特定的木材,这与商贾们送至云香阁的木材一一对上了。

    骆东的大吼音传来,顺手拉开嵌在门上的巨斧,又抡了一斧出去,这一斧恰恰劈在了刚才同样的位置处,一分偏差也没有。

    这一斧下去,骆东再喝了一声,连续劈了三斧出去,大门轰然倒地。

    墙头处的人被压制得抬不起头来,骆东已经冲了进去,身后跟着的百名士兵也都狂喝着冲了进去。

    喊杀音不绝响起,骆东虽然生得精瘦,但力量却是极为强横,他的声音不断传来:“东北角,那儿有十三个人,压制过去!”

    “还在吃奶啊!使点劲!你们是爷们吗?”

    “那儿有一名高手,交给我了,余下来的人你们靠人堆上去……不行就撒沙子啊……让你们带的沙子都用上,这是杀人,还讲什么江湖规矩!”

    骆东是泼皮出身,就算是江湖中顶尖的高手,但做事方式也是从不依着传统,这才是最可怕的一点。

    星语站在宁不器的身边,低低道:“王爷,骆营将当真是神威盖世,他天生就适合战场,而且武功还在奴家之上。

    只不过这座庄子中有通道连到回水河中,所以王爷一会儿小心一些,他们可能会从回水河中逃走。”

    庄子中,一阵的巨响传来,一侧的建筑直接倒下了一半,宁不器皱了皱眉头,接着一阵的欢呼音传来:“骆将军,赢了,所有人都拿下了!”

    骆东从庄子里走了出来,整个人灰头土脸,就连脸上都是一片尘土,仿佛从泥坑中走出来一般,只是他的左手拎着一个人的脖子,右手拎着巨斧。

    “这是太湖楼的木须长老,已经迈入了八品,骆将军的实力不及他,但却是天生神力,所以才能压制住他。”

    星语轻轻道,宁不器点了点头,骆东是七品高手,放眼江湖已经算是顶尖的高手了,再加上他的斧法大开大合,更加适合战场一些。

    几枝箭从一侧射了过来,直指骆东的眉心,这是木羽箭,中者必死。

    飞雪卷动着,一把戟挥了过来,在空中画了个圆,敲在了木羽箭上,将几枝箭尽数击落,东升自一侧的角落里迈了出来,接着喝了一声,顺手将手中的戟甩了出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