铁书网 > 斗破从俘获女神开始 > 第122章 是不是月媚(二更,求订阅,求月票!)

第122章 是不是月媚(二更,求订阅,求月票!)

内容首发 尽在铁书网 www.tieshuw.com

    第122章是不是月媚(二更,求订阅,求月票!)

    但是下一刻。

    陈墨心的又提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的后背怎么了?”蝶刚才的注意力都被那抹胸吸引,此时反应过来,想起刚才好像看到陈墨的后背红唰唰一片的。

    陈墨面色一滞,心中冒着冷汗道:“没有什么,你应该看错了。”

    同时,陈墨一边催动人皇血脉,一边催动不灭玄功。

    这两种都可以加快伤势的愈合。

    当蝶再次看到陈墨后背的时候,是一道道长长的红印印。

    毕竟这种东西没办法瞬间消除的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什么?”蝶奇怪道。

    暂时没有联想出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“后背好痒,我抓痒,挠的。”陈墨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转过来。”

    蝶在床边坐下,待陈墨转过来时,用小手在那些红印上面轻轻的挠着,道:“还痒不。”

    “不...痒了。”见蝶这样,陈墨莫名的感到愧疚。

    于是为了做好预防针一样,试探道:“宝贝,若是我爱着你的同时,又爱上了别的女人,你会怎么办?”

    蝶挠痒的手一顿。

    察觉到这,陈墨的内心一下子忐忑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...你爱上谁了?”蝶的声音一下子颤抖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就爱上你了,没爱上别人,我就问...问一下...”

    “你胡说,你...绝对有这个意思了,否则不会这样问。”蝶的思路还是很清晰的。

    一个拥有对象的人,谁会莫名的去问这样一个问题。

    唯有当这件事发生的时候。

    汗。

    陈墨冒着冷汗,蝶宝贝也不简单,不好糊弄呀。

    于是一把将蝶抱上了床,旋即将之压了身下,一番世纪长吻后,道:“宝贝,我就是随便问一下,我最爱的是你,怎么可能会爱上别人。”

    蝶此时已经被陈墨吻的有些头脑不清楚了,道:“恐怕到时我会很伤心,然后默默离开你吧...”

    陈墨:“呃...”

    为什么我的后宫之旅这么难搞。

    “那我想拥有你们两人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你绝对心里有别人了,谁?”

    陈墨:“……”

    不是,思路这么清晰的吗?

    于是又是一顿深情的话糊弄。

    蝶才回答道:“你…是不是嫌弃我没…没腿。”

    蝶的情绪一下子低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一个人不会平白无故问这话,还且还是问两遍,陈墨肯定又爱上别人了。

    月奴、花蛇儿还是月媚?

    毕竟陈墨这段时间都待在王城,没有出去哪,只有可能是这三人。

    至于姐姐...

    肯定不可能。

    姐姐那么讨厌他,甚至想杀了他,怎么可能会喜欢他。

    陈墨:Σ(?д?|||)??

    “宝贝,真没有,怎么可能嫌弃你没腿呢,你这是错觉,算了,我不问了。”

    陈墨抱着蝶,赶忙安抚着她的情绪。

    可他却不知道的是,他的这番话,已经让蝶在意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她...她是帮你解决了难受,所...所以你才爱上她了吗?”

    “...呃,宝贝我不是说我只是随便说说的吗?”

    陈墨感觉这一波是自己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呀。

    “回答我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,没有的事,有蝶宝贝你,我怎么会爱上别人。”

    蝶看着不断保证的陈墨,心不由的一疼,旋即一咬牙道:“你...你只要爱我,比多爱她多一点,我...我允许让你拥有我...和她两个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

    “你看,你果然有。”蝶快哭了,脸都气的鼓鼓的,但毕竟是自己说出来的话,于是道:“嗯。不过你告诉我她是谁?”

    “月奴、花蛇儿还是月媚?”

    陈墨:“???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月媚?”蝶想了想,道。

    月媚打扮的那么风媚,而且面容也是绝美,最关键的是,她的身材,让蝶颇为的羡慕。

    如真是她的话,蝶一定很嫉妒。

    见她没有怀疑到女王宝贝的身上,陈墨松了口气,为了尽快的糊弄过去,只好先含糊其辞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她,等下我就去找她算账。”蝶道。

    陈墨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放心,我就是教训教训她,不会打伤她的。”蝶道。

    陈墨苦笑了下。

    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内心却是咆哮道:“造孽呀!”

    不过这也算是过去了。

    陈墨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嗯?你这被子上怎么有姐姐的味道。”由于是被陈墨压在身下,而他的身上就裹着被褥,蝶能清晰的闻到那股味道。

    凉凉。

    “那个...其实上次我和女王陛下去帝都的时候,不小心买了同款香水,不信你闻闻。”陈墨从纳戒中拿出一个玉瓶,给蝶闻了闻。

    这香水是陈墨给女王宝贝买的。

    要不然,一个人的体香哪有这么香。

    虽然,女王宝贝的身上是有一股淡淡的体香。

    “哦,原来是这样...”蝶旋即说道:“不过你和姐姐用一样的,若是被姐姐发现,她不会放过你的,我先帮你保管起来。”

    说完,蝶不由分说的就把那玉瓶收进了纳戒中。

    “好...好吧。”陈墨从蝶的身上下来,平躺着道:“对了,宝贝你大清早就过来,是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蝶顿时想起了正事,连忙从床榻下来,然后从纳戒中拿出了一件白袍,递给了陈墨,道:

    “我亲手给缝的,你快试试看,看下到底好不好看?”

    陈墨望着白袍,看着上面那细细密密的针线纹路,不由的愣了一下,接过放在一旁,旋即在蝶呆愣的目光下,一把将之搂进了怀中:

    “宝贝,你干嘛对我这么好?”

    “你是我的...伴侣,我不对你这么好,对谁好?”蝶撅着小嘴,脸红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宝贝,我爱死了,来,先亲一个。”

    蝶抬手挡住,道:“坏人,你先试试看,等下再...再亲。”

    蝶的脸蛋红扑扑的,仿佛一掐,就能掐出水一样。

    陈墨嘴角含笑,旋即当着蝶的面,便是穿了起来。

    蝶用手遮住眼睛,娇羞道:“你...你也不害羞。”

    说是这样说,可是那遮住眼睛的手,却莫名其妙的咧开了一道缝。

    当陈墨穿好后,蝶把手放下,顿时眼前一亮。

    白衣胜雪。

    君子世无双,陌上人如玉。

    这句话用来形容陈墨,一点都不为过。

    就在陈墨称赞蝶手艺的时候,美杜莎女王咳嗽了一声,推门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(本章完)